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海湾战俘
海湾战俘

海湾战俘

黛安娜的命运已经由萨达姆在他的作战会议的讲话中决定了。


  萨达姆对于他的宣传广播在反战活动活跃的美国没能获得预料的成功而非常失望。虽然他向美国的媒体提供了很多电影在里面,黛安娜.贝克少校和其他四名飞行员承认轰炸了医院和学校,并宣布支持“勇敢的伊拉克人民”,但还是没有起到作用。事实上,正是由于这些影片使他反而使更多的舆论开始反对他,甚至那些原本反战的美国媒体也转而反对他。


  他承认还不了解他的对手。但幸运的是,他还有更高明的计划。


  从目前来看,他的军队将不可避免地被打败。但如果能够在他的军队被打败之前,使帝国主义者们也流出足够的鲜血,那么他依然还是阿拉伯世界的英雄。


  要做到这些,他必须在他的军队被最终打败之前,进行一场成功的战役。而这些的关键在于哈米德.拉希德将军--第三军团司令官,也是他的军队中最优秀的司令官。


  萨达姆在心里暗暗庆幸,没有使拉希德遭遇像其他两伊战争中的英雄遭遇的那种直升机“意外事故”。正是由于这个家伙同样令美国人无法接受,所以他们才没有支持他进行一场政变。现在萨达姆将利用他为自己带来一场胜利。


  从拉希德以往的记录来看,这个将军是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他曾经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命令自己的部下将那些被他的军队抓获的库尔德女人活活拷打至死。


  萨达姆决定将这个美国女飞行员送给拉希德,这个礼物将保证将军至少在一段时期内的忠诚。然后他将指派间谍去收集拉希德作为虐待狂的证据,这些将使他能在战争结束后彻底毁掉拉希德将军。


  他的部下对这个绝妙的计划都完全赞成。


  ……


  几个小时以后,黛安娜.贝克少校被从亚吉德上尉的关押中带了出来。吃过一顿饭后,他们给她换上了自己的飞行服,尽管里面没有穿内衣。


  随后,黛安娜被带上了一辆普通的汽车,开始了朝着靠近科威特边境的南部--拉希德将军的总部的危险旅行。


  黛安娜坐在车里,双手放在面前,看守着她的警卫只是默默地在一旁注视着她。随着越来越远离亚吉德的控制,黛安娜逐渐高兴起来,因为她认为自己显然已经从亚吉德--那个虐待狂的手里逃脱出来,她甚至开始认为自己最可怕的这段遭遇终于结束了。


  随着信心的逐渐恢复,黛安娜开始为自己在亚吉德上尉手里那段时间中遭受的痛苦和屈辱感到愤怒。她开始相信那个可恶的虐待狂上尉一定是已经因为他野蛮的暴行,而被调到了萨达姆控制中的伊拉克的另一个地方。按照黛安娜以前的习惯,她甚至已经开始计划以后如何将自己遭到的种种折磨,一一还给那个伊拉克杂种!


  当汽车到达拉希德将军的总部时,黛安娜相信到了自己得到补偿的时候了。


  在拉希德将军自己看来,他就是那个曾经在八世纪打败了基督教十字军王国的英雄撒拉丁的化身。他那些军队中的对头--几乎包括所有的团以上的军官,在私下谈论他时都只用一个字来形容--疯狂。他傲慢、无情、残暴,但因为将军在两伊战争中成功地打败了伊朗人,所以他甚得军队中下级军官的拥护。


  这就是黛安娜幻想能够帮助她,并对于她在被囚禁中遭遇的暴行给予补偿的那个人。对黛安娜来说,更大的不幸是拉希德不仅能听懂,甚至能够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起初拉希德将军感到惊讶,一个女人竟然敢在自己面前以这样一种无礼的方式对自己讲话!但黛安娜却把这当作了一种默许,她不仅滔滔不绝地说着,而且直接了当地要求将军“处置”那个亚吉德上尉。


  拉希德将军沉默了半天,突然挥手狠狠地给了黛安娜一记耳光!有一阵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在他自己的总部里,当着他部下面前,一个女人、一个美国女人竟然称她自己为“勇士”?!


  拉希德终于又能开口说话了,他遣走了押送黛安娜来的警卫,命令自己的部下将吓得浑身发抖的女飞行员带进自己住处的秘密房间。他命令手下再次将黛安娜的衣服剥光,然后将她脸朝墙站着,捆在墙上一个鹰的雕像上,然后命令部下离开房间。


  将军的目光落在黛安娜赤裸着的结实而匀称的后背和臀部,她的皮肤是那样的光滑,没有一点瑕疵,但很快这些就将发生变化。


  拉希德拿过自己最得意的用具,一根来自军用卡车上的、长长而又硬梆梆的橡胶带,慢慢举了起来。将军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是1968年,当时的教官教给他如何用这种东西和一个库尔德男人交谈。现在他手里的这根和当初教官使用的那根同样的沉重和残忍。


  将军不理会黛安娜的苦苦哀求,他对这些没有兴趣,只喜欢看到这根可怕的橡胶带使用后,在女人身上出现的变化。


  他选择了黛安娜那结实而丰满的胯部为第一个目标。拉希德用尽全力抡起橡胶带朝着黛安娜的臀部抽了下去!顿时,黛安娜丰满的屁股上出现一道长长的、皮开肉绽的可怕鞭痕!随着她的一声声惨叫,可怕的刑具一下下落在了女俘虏的身上。


  黛安娜感觉自己好像正在被剥皮一样,那可怕的橡胶带好像要将她屁股上的皮肤都撕开了!黛安娜被紧紧地捆绑在墙上,根本没有可能从这可怕而缓慢的拷打中逃脱出来。但她还是拼命挣扎着,被捆绑着的手脚努力扭动着,试图躲避这难以忍受的残酷鞭打。


  一阵阵火辣辣的剧痛从屁股上传来,但更糟糕的是,不等这一次的疼痛从意识里淡去,紧接着又开始了下一次的鞭打。黛安娜不停地凄厉地大声惨叫,除了惨叫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啊!!!不、不!!求你、不要打了!啊!住手啊!不!!”


  黛安娜凄厉的惨叫几乎整个总部都能听见,但将军正希望如此,没有人能使他受到侮辱后又逃脱惩罚。将军正希望这个美国女人的惨叫能被所有人听到,尤其是那些懦弱和胆小的家伙。


  黛安娜肥大结实的屁股上已经布满了一道道血红的鞭痕,与健康的肉体上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站在女人的背后,拉希德能清楚地看到赤裸的女人不住抽泣着,浑身不停地发抖。


  他举着手里可怕的橡胶带,慢慢地对准了黛安娜伤痕累累的屁股下面,那结实而细嫩的大腿根部。


  “啪”地一声沉闷的声音,立刻在女飞行员大腿根白嫩的肌肤上暴起一道深红色的鞭痕!随着那沉重的刑具一下下落在黛安娜的大腿上,那里很快也被抽打得血肉模糊。


  “啊!啊!!!!!不!请不要、不要!!啊!!”


  拉希德丝毫不为女人凄惨的尖叫和哀求打动,他挥舞着橡胶带,慢慢地将目标重新回到黛安娜已经遭受过拷打的臀部。他小心而缓慢地抽打着女人的臀部,确保那可怕而残忍的鞭痕能均匀地布满这个女俘虏肥大的屁股的每一寸肌肤上。


  然后将军又开始慢慢地拷打起女飞行员光滑而细腻的后背。


  “啊、啊!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呜呜呜……”


  长长的橡胶带重重地落在黛安娜的背上,它的前端轻易地绕过她的肋部,击打着她丰满肥硕的乳房,带给她更加无法忍受的痛苦。


  黛安娜赤裸的身体抽搐着,紧紧地贴在墙上,不停哭泣着,眼泪和鼻涕顺着脸上流在冰冷的墙壁上。她被抽打得伤痕累累的身体上流满了汗水,在房间灯光的映射下反射着刺眼的光亮。


  黛安娜感觉自己的后背像是被剥了皮一样火烧似的疼痛!


  “啊!不、不!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求求你!……”


  毒打果然停止了下来,可黛安娜还是紧张得浑身哆嗦,小声抽泣着,恐怕还有更残暴的折磨。


  忽然,黛安娜感到两只有力的大手在自己的屁股和后背上轻轻揉着。拉希德将军双手抚摸着女人那已经被鞭打得皮开肉绽的后背和屁股,他把手指上沾上黛安娜血肉模糊的鞭痕中流出的鲜血,然后将手指放进自己嘴里,感受一下这个遭到残酷拷打的女飞行员流血的味道。将军感到很满意,他喜欢看到这些贱女人流血,喜欢这种血腥的快感。


  将军用双手轻柔地抚摸着黛安娜的臀部和大腿,他要让这个已经被吓得浑身抽搐的女人放松下来。


  黛安娜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遭受到什么,毫无疑问这个残忍的家伙要粗暴地从屁股里强奸自己。黛安娜好像又清晰地感受到了当初被亚吉德一伙残忍地鸡奸的痛苦,但她已经明白了,自己不能有任何反抗。


  她感到将军硬梆梆的家伙已经顶在了自己已经不是处女的屁眼上,随后一种火辣辣的疼痛随着肛门被撕裂一般的涨痛,迅速地从背后的肉穴里传来。


  亚吉德感到这个女人的肛门还好像未婚女人的肉穴一样,紧凑而有弹性。他用力地将自己整根肉棒都塞了进去!


  一种熟悉的巨大涨痛通过下腹袭击上来,黛安娜一瞬间感觉好像身体要被撕开了一样,几乎失去了知觉。她立刻失声痛哭起来。


  “啊!不!你、你弄痛我了!啊、求你,停下来!求求你!!”


  拉希德很高兴顺利地插进了这个女人的身体,他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抱紧黛安娜沾满汗水和血水的身体,用力地抽动起来。


  黛安娜痛苦地扭曲着身体,机械地向上弓起,好像要逃脱这可怕的奸淫,但将军的肉棒还是毫无阻拦地在她的屁股里进出着。


  拉希德的双手绕过黛安娜的身体,紧紧地抓住了女人胸前两个健康而肥大的乳房。他感到被施暴的女人的两个乳头竟然已经硬了起来,将军在用胯下的肉棒畅快而粗鲁地抽插着黛安娜的屁眼的同时,双手也配合着用力地揉搓起两个富有弹性的肉球来。


  将军能清楚地感到被自己紧紧控制着的女人那丰满而健康的肉体在不停地蠕动挣扎着,比起肉棒被女飞行员肛门里紧密的肉壁紧紧包围带来的快感,这更令他兴奋。


  “美国婊子!你现在是我的奴隶!!无论何时何地,你都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如果你胆敢违抗,我就用这根皮带把你这身贱肉都打烂!!”


  将军一边用力地奸淫着黛安娜的屁眼,一边在她耳边用嘶哑粗鲁的声音恶毒地骂着。


  “你必须表现出对我的尊重来,贱货!!”


  拉希德流利的英语使黛安娜将他恶毒的咒骂听得清清楚楚,巨大的羞辱使她浑身颤抖起来。敏感的乳头被大力地捏着,传来的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提醒着黛安娜放弃反抗的念头。黛安娜试着把头靠在墙上,全身放松,尽量减轻被强奸和虐待的痛苦。


  “婊子!你必须回答我的话!”拉希德咆哮着,用力捏着两个已经涨大了乳头。


  “是,先生。我、我……啊!!!对不起,先生!”


  拉希德粗暴的鸡奸和不停地对两个乳头的凌虐,使黛安娜痛得几乎要昏了过去,她一边抽泣着,一边屈辱地回答着他的问话。


  拉希德感到了一些满意,他继续集中精力奸淫着女人的肛门。他粗大的肉棒像活塞一样在黛安娜被撕裂的屁眼里进出着。


  黛安娜感到自己的肛门已经被撑裂流血,浑身都在疼痛,两个乳头被拉希德有力的大手使劲地捏扯着,好像要被从乳房上撕掉了下来。现在她只能斜靠在墙上,沉重地喘息、呻吟着。终于,她感到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喷射进了身体。


  黛安娜浑身酸软,无力被手脚上的绳子拉扯着站在墙边。将军慢慢地解开她双手的绑绳,然后又将她双手背到背后捆上,再解开捆着她双脚的绳索。


  拉希德拖着黛安娜来到墙角的一张床前,命令她跪在床边说:“我要试试你是否听话。如果你不老实,我就像刚才那样再鞭打你两次!”


  他从枪套里拿出手枪,说:“我命令你把我这个上面的脏东西都舔乾净!如果你敢用牙碰到它,我就杀了你!”


  手枪指着黛安娜的头,她看着拉希德那半硬着的肉棒上沾着的那些令人恶心的污秽,立刻胃里一阵翻滚。但黛安娜不敢反抗,她痛苦地慢慢张开嘴,伸着柔软的舌头在他那肮脏的肉棒上仔细地舔了起来。


  拉希德的肉棒上沾满了黛安娜肛门里残留的粪便和他自己的精液,以及一些其他肮脏的东西。黛安娜小心地用舌头一点点地将这些污秽舔下来,然后流着眼泪将自己苦涩的粪便和那些恶心的东西吞进去,她几乎要立刻呕吐出来。


  黛安娜的唾液沾满了拉希德丑陋的肉棒,同时也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过了半天终于将他肮脏的肉棒舔乾净了。


  “很好,婊子!现在你下一个目标是我的靴子。我靴子底上的那些东西就是你们美国人说的“骆驼屎”!弄乾净它!”


哈哈哈 ,美国女人就是贱。


【完】